《孤独的雪》(2024/3/19,完结) by 努力码字负婆_派派后花园

用户中心 游戏论坛 社区服务
发帖 回复
阅读:231 回复:2

[浪漫言情] 《孤独的雪》(2024/3/19,完结) by 努力码字负婆

刷新数据 楼层直达
努力码字的负婆

ZxID:12996111


举报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3-19 0
— 本帖被 浅浅笑语 执行加亮操作(2024-03-19) —
【主楼格式-中篇】

【书名】《孤独的雪》

【作者】努力码字的负婆

【小说类型】 现代言情

【授权类型】【B 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合法人,并承诺主动在派派小说论坛原创文学版块内进行作品更新。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投稿的权利,并将信息及时反馈给派派小说论坛。未经派派小说论坛或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总字数】7165


  章一

  那个人说,只要下雪了,我就可以从这古塔中出去了。

  于是,从他走了之后我就一直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有没有下雪。

  一天,两天,三天……我不知道我看了多少天。从开始每一天开心的数着日子盼望冬天,到现在的无望。渐渐的我住的屋子里都被我画满了数字,可是,还是没有下雪。

  他也再没有来。

  我一个人在古塔里呆的都快要发霉了……

  涑……彭!

  巨大的声音将我吓了一跳,我从床上跳下来,快速跑到窗台上。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哦,不好意思,这里没有其它人。我看到了烟花,绚丽的烟花占据了整个漆黑的夜空,美的惊心动魄,我看到如此美丽的夜景捂着左心房扑通扑通的心脏,觉得好激动……他奶奶的,要过年了么?

  好吧,过年我还是一个人。

  瞬间觉得自己很悲剧……身为千年狐妖的我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关在了何种地方,所以也谈不上如何出去。如果真的要算算日子,我恐怕已经在这座古塔呆了上千年。当初将我关进来的人临走前告诉我,说要是闷得话,就可以透过这里的窗子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突然某一天这个地方从春夏秋三季变成了四季呢?

  我看的十分仔细。

  的确,外面的世界没有冬天。

  而且,窗户外面的世界从最开始人们穿着我熟悉的衣服到现在慢慢的不熟悉,因为我确实不明白有些女子穿的那么少,男子也不再穿着长袍身带玉佩。

  还有刚才的烟花,确实要比我们原来的烟花漂亮多了。

  每当窗户外面放起烟花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又被关了一年了。

  没法子,

  我又躺倒床上,窝在被窝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嫁给我”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浮现他的模样还有他那温润的嗓音。

  如果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我的男神才跟我表白。我就悲催的莫名消失了,因为我还没有跟他说其实我已经垂怜你很久了,早就想嫁给你了。

  “你们不可能在一起”那个人来了,他的声音依旧的薄凉。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站在窗台上的穿着黑色衣服蒙着面的他,觉着十分的恍惚“你怎么来了?”

  他像一根柱子一样的站在窗台上,一动也不动“薛苏死了”

  “薛苏,薛苏是谁?”

  他用一种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我,停了一会,他阐述了一个事实“看来你一个人在这里呆着傻了”

  “糊涂活着总比清醒的时候好”

  “也罢,你在这里关着。不晓得那个世界的事情,当初你消失之后薛苏便杀了你在凡世间投胎的亲妹子触动了禁令,变的人不人鬼不鬼。天帝怕他成魔便派了天兵天将去杀他,但后来你的父君趁着这个机会造反了,天帝无奈只好将天兵天将召回去收拾你父君了”

  我被这则消息震的说不出话来,“他,他,他们怎么”

  “可是后来他们发现自己让薛苏给坑了”

  “啊?”

  他却叹了一口气“薛苏彼时之恢复了战神的记忆却没有恢复神力,他又没有法子找你。所以他便使了这么一出连环计,让父君认为你是叫天界的人抓了去,他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找你。但你父君身为妖王之王那战斗力杠杠的,也确实帮他找到了一些线索”

  我有点疑惑,“你不是说薛苏死了吗?”

  “哦,在那个世界他死了。然后又被天帝官复原职成了战神”

  听完他的话,我只有一个感触。

  “男神威武,我要嫁给他!!!”

  章二

  “我想出去”

  “没门”

  我拉着他的衣角好声好气的求他“拜托啦,你当初将我关进来。肯定也知道如何将我弄出的对不对?”

  他冷森森的目光看着我“听说,你是幼狐的时候就爱做梦?”

  这话怎么听着像骂人?

  但是为了出去能找得到薛苏我还要低声下气的求他“你知道妖是不会做梦的。但是我却梦见同样一个场景。一场的漫天大雪,覆盖了整个世界。而我跪在一个黑色的墓碑前一动也不动直到雪花将我盖成一个雪人,我想动也动不了”

  “雪”

  他淡淡的陈述着“你要出去,这里就要下雪”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下雪呢?从这个窗户外面我只能看到一年的三季,根本就没有冬天啊。

  “你只要感觉到绝望就可以了”他说,“不过,你这种乐天派什么时候才会有绝望的呢?”

  我抓狂了,“你既然知道我是乐天派,为什么还要将我抓进来。壮士,我跟你上辈子没有仇吧?”

  窗户外面绚丽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夜空,淡淡的光晕照在他的身上,他笑了一下“有仇,仇还挺深的”

  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窗户外面的景象忽然变了。我怔怔看着窗户上投出来的影像,那竟然是我同薛苏第一次的碰面。

  薛苏原是天上司战的战神,战神的威名六界皆知。妖魔鬼怪们更是听了他的名字无不闻风丧胆,但唯独两个从来不怕他。

  一要数万妖之王的年元

  二是万妖之王的女儿年末

  年元是一只从上古时期就存在九尾妖狐,岁数老的不得了。这么几个时期以来数得上几次有名的战事都有他一份。所以,他有着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身为他的女儿年末,无法无天本事更胜其父,年末彼时年幼性子好胜听同族的人说战神是如何如何可怕,对待妖族是如何的残忍。于是,她就想要撮合她的父君同战神打上一仗,想要灭灭战神的威风。

  她的父君不知道是宠她还是觉着这么长时间没有惹出一点事情来就心痒痒的慌,竟然听了年末的话一纸战书下到了战神府。

  战神果真是战神,一点都没含糊的。。。拒绝了。理由是身为神仙怎么能和一个快死的老头子计较呢?

  还不等消息传遍六界,年末的父君年元就将战神堵在东海之上,扬言说此次要是不将战神揍得连家都不认得,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结果,等年末气喘嘘嘘的赶到东海。就看到战神气定神闲的一手拿着毛笔,一手捧着茶杯在年元的脸上写上了两个倒过来的元年。

  看到此样的场景,年末一口热血冲到了脑门。即刻拿出三尺白绫就要和战神决斗,但还没出手她的白绫就被一个外来物狠狠的定住了。她傻眼般的瞧了瞧发现将自己定住的就是战神刚用过的毛笔,但是,这个毛怎么是白色的?

  她隐隐约约看到远处奄奄一息的父君,白色的尾巴不知道何时冒了出来。上面还少了一片父君最为得意的毛发!!!


  章三

  战神的侍童有日同他闲聊,说是妖族想要来挑衅他。那妖王之王的年元还想同他打上一场,目的是灭灭他的威风。

  他有些疑惑,战神很威风么?他有什么威风可以让别人灭掉的?也不就是前些日子收拾他们收拾的狠了些。

  但,这个也不怪他啊。

  当了神仙这么多年,他也烦恼啊。男人么,总有那么几天想要杀人的。

  谁让那些妖不长脸色呢?这个事情他认为说说就过去了,没想到年元的战书还真的下到了他的府上。

  倒是让他有了些兴致。

  但却不是他同年元的决斗,是他瞧上了送战书的年末。

  送战书的年末大大咧咧的闯进了他的书房,豪气的将战书扔在了他的书桌上。他旁边的侍童看到大大咧咧走进来的年末额头上滴了几滴冷汗,刚才有人用传音给他说是有个不知道名字的人将战神府的牌匾给拆了,还把战神最喜爱的花花草草给拔了个干净,他这会不用想是谁干的了,因为他看到年末的鞋脚边还有这泥印子,他又转眼心惊胆战看了看还在认真翻书的战神,想着要不要给战神说,一旁认真看书的战神却敲了敲桌子,他心里想着战神肯定知道了,要罚他了,想到此处他就有点两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在战神的面前求战神法外开恩。

  战神没理他,只用眼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站在书桌前面的年末“你很勇敢”

  年末豪气的说“那是,身为万妖之王的女儿。我可是很厉害的”如果年末知道后面的事情发展她真会被今个自己说的话呕的吐血。

  听了年末的话,战神这才缓缓的抬头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年末。他不由的感叹九尾一族真的是上天的宠儿,一个个都给了一副上好的皮囊。他眼前的这名女子虽然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摸样,但也不难看出日后若是长开了那便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彼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向年末的表情中有了丝笑意,他淡淡的说“去吧,去和你的父君说我输了。不比了”

  送走了年末,并过了几日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挺想这个姑娘的。但是碍于战神的威名,他又不能直接去找她。所以,他只好吩咐侍卫将那句话传给了年元。

  他想见她一面。

  他想问问这个姑娘,愿不愿意做他的宠物。

  年元果真将他堵在了东海之上,那天只有老天知道他笑的有多么的开心。年末也果真为了救年元急匆匆的赶来了,但是却被他用法术改回了狐狸身。他觉得宠物么就要有个宠物的样子,

  但是,年末好像被他给吓住了。

  他用手去摸头的时候,年末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他那时还觉得这个狐狸还挺有骨气,还挺佩服她的骨气的,但却没想到她后来竟然十分委屈的嘤嘤哭了起来。

  他就起了调戏的心态“我最喜欢看着别人哭,你在哭的厉害些,让我画下来日后留作纪念”

  小狐狸年末瘫坐在海面上,听到他的话哭着打了一个嗝,连音都不敢出了。

  真好玩,他想。

  这往后的日子他绝对不会无聊了,而且他更是起了想要把这头狐狸据为己有的心思。他问“你愿意跟我走么?”

  年末正准备乖乖的摇头,战神的声音又凉凉的传来“你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杀了年元”

  “......”

  年末的头僵在左边,她抬头目光十分悲切的将他望着。良久,许是他知道自己玩的有些过头,他退了一步,“我不杀他,但是你要跟我走”

  年末沙哑的声音才传来“为什么是我”

  看来他得要想一个法子骗骗这只小狐狸,不然她肯定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走。想到这里,他的目光有些悲戚“你可知道神仙也要下凡经历情劫的,我大约也要去凡间溜达一圈。但我却不想经历什么情劫,到时需麻烦你要帮帮我,让我顺利的渡了这个劫。”

  “可我只是一只妖啊”

  “没关系,我曾去司命那里查过。你是我下凡经历情劫喜欢的女子的姐姐,到时你只用破坏我俩就可以了”

  章四

  窗户外边的景象还在不停的变化着,有些竟然是战神将我领到府上欺负我的画面。看着这些许久未见只存在我的回忆里面的场景。我有些怔怔的,但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便问道“壮士,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让你将我关进了到了这里。”

  “首先,我不是壮士”黑衣壮士将我看着,但是他后面说的一句话将仿佛打到了地狱“是你的好妹妹将你关了进来”

  “啊?”

  黑衣壮士嘲讽般的笑了,手指指向窗户“你自己看吧”

  场景突然变了,是我在凡间替薛苏渡情劫的场景。

  那时,我投胎到极寒之地,成了那里的大公主,我那个时候还有一个亲妹妹。薛苏曾告诉我极寒之地的二公主就是这辈子凡间他的命定之人。但是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安排,需要我去破坏这段情。

  我十分的苦恼。

  二公主姓李名修容,是名十分认真严肃的姑娘。这种姑娘要是喜欢上一个人必然是死心塌地但是嘴上又不会讲出来。这对于她爱的那个人必然是十分的辛苦,窗户上面正出现的场景是李修容在雪地里面连剑的场景。

  我是独女,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但是,我确实真心疼这个妹妹。算算时间,我真的好久没有看到过她的样子了。

  “不要集中注意力去想这里面的人”

  还没有来得及听壮士的话,我的脑海里已经出现那时候的场景了。旁边的壮士一阵叹气“你注意力那么集中干什么,但如果你真想要见李修容一面,你还需在集中一下注意力”

  我试着集中注意力去想妹妹,恍惚中我又回到了极寒之地。而我,突然成了李修容。

  李修容轻轻抬头,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白色的雪花落在落在了她的头上,冷冷的。如同薛苏带给她的感觉。她记得她救薛苏的那一日是在中秋的时候。

  她因为射箭这门功课不好而被罚,她一个人默默的训练的场地上拉着弓的练习着。终于等到太阳落山,夕阳西下,她也终于射中的远处兔子,却在临走前从不远的雪地上发现了一个受伤的男子。

  她小心谨慎的拉着弓箭,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名男子,发现这名男子因为寒冷而昏睡多时了,本着自家不能见死不救古训,她便将这名男子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也是第一次,有人陪她过了一个完整的中秋节。

  她那个不靠谱的长姐本说要来陪她过节,但是,现在都到中秋了却未见长姐的消息。那就只说明了一件事,她绝对在极寒之地又迷了路,走不出来了。

  或许,还需要她这个妹妹前去相救。

  她其实有的时候也会十分的想不通,长姐的学识在她之上,而且比宗学里老师讲的还好上一分。却不想在选择继承者的时候长姐却被长老们嫌弃了,从而选择了一个最没有天分的她。

  所以,自从被选上继承者之后。她不得花费比原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学习这个方面之上,至少她不能辜负了长老们对她的信任。她想让选择她的人不后悔。

  所以,只好一个人艰苦而心酸的努力着。

  这是在没有碰见薛苏之前,救了薛苏之后。她发现这个男子的见识和学问十分的渊博,她突然之间有了一个伴儿。

  有人陪她练剑,在她烦恼的时候有人愿意花费那么一点的时间倾听她的抱怨,不像那个不靠谱的长姐,说是来陪她却常年不见她的影子。

  而且,他们两个人默契仿若是天生的。

  她总是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直到长姐对他说,“修容,你救他,会苦了你”

  她彼时十分不信,那时的她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觉。也是她第一次那么无条件的相信一个人,她觉得自己足够了解薛苏,一个和她有着同样目光同样目标和野心的男人不会伤害她。

  事实证明,她错的彻底。

  薛苏领着他的一万大军冲进极寒之地的时候,屠杀她的子民之后,她就真的想要提着剑杀了这个人。

  是长姐,长姐替薛苏挡了一剑。

  长姐死前对她说“好好活着”

  从此,她连世界对她最亲近的人都失去了。她心底的仇恨在薛苏囚禁她的那段日子疯狂生长发芽。

  如此,才有了那么几次的刺杀。

  她下不去手,每次长剑刺入薛苏的左肩。她的右手总会隐隐的发抖,她总是忘不了长姐在她面前死去的那一刻,然后,她就会崩溃般的昏倒。

  你有没有被最信任的人欺骗过?

  那么,在那个时候。

  你有没有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

  面对的凶手却下不去手,她真的要被这种感觉给逼疯了。但是上天给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知道薛苏换了住所,她打算这次要同归于尽。

  计划还是落空了。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已经杀了薛苏。但是她长剑却杀的人是长姐,她那时被震的有些糊涂,直到薛苏看着长姐身体慢慢冰冷不在言语的时候。

  他才看了她“如果不是看着你是她妹妹份上,我必然让你陪葬”

  李修容浑身一震“她,真的是长姐?”

  薛苏没有回答李修容,大殿的外面已经飘起了漫天的大雪好像要把某个人存在的痕迹抹掉一般,她的声音踉跄如同她的脚步一般“你说谎骗我的吧?长姐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你在极寒之地杀了她,但却让我救回来了。我以为你们不会再见面了”

  李修容愣住了,这一会她好像才反应过来。他救了长姐?他跟长姐原来就在一起了吗?她是极聪明的,从前的片段顷刻的回忆便让她有了眉目。她有些不敢相信“从前那些,都是你骗我的?”

  薛苏冷冷的回了她一句“我从未对你说过什么”

  “哈哈,原来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李修容崩溃般的冷笑“薛苏,我恨你的无情。我会复活长姐,但是我诅咒你们永远不会再一起”

  这次,她才被盛怒之下的薛苏一剑封了吼。在这之前她从未见过薛苏使剑,没想到他使剑的时候手法竟然比她还要快上几分。

  但,这样就够了。

  长姐曾今说过她讨厌大雪,那总会让她想起不好的东西。那么,等薛苏找到你的那天一定会下漫天的大雪,长姐,你就当那是我对你和薛苏无尽的恨意。

  大雪不停,恨意不减。

  章五

  恍惚之中,随着李修容的死去。我的神思渐渐的清醒但是我说话的声音介乎于崩溃之间,目光看向黑衣的壮士“所以,将我关进来的人。其实是我的妹妹?我原来告诉过她不要爱上薛苏,她说她不喜欢薛苏那样的人,没想到,她竟然爱的这么深”

  “薛苏曾近让我破坏他和李修容之间的爱情,我以为他是逗着我玩的,你不知道,他这个人有多么的可恶。”

  “我从前喜欢他,但却不知道他只是烦了闷了想养一个宠物”

  “他看上我,不过只是想养只宠物”

  说着说着,我觉得十分难过。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害了李修容伤心的离去,还是因为之前那一段十分伤的情。

  薛苏在凡间投胎的身份是当朝的太子,也叫薛苏。我估摸着薛苏下凡的时候肯定没有喝孟婆汤。他还记我。那个时候我随同薛苏一起投了胎,但多了一个心眼自己偷偷隐藏了一点妖力。所以我白天的时候在极寒之地,晚上的时候便偷偷的跑到薛苏的住处。那日是个白天,我窝在树杈上偷看薛苏同一帮学子们比赛射箭,但一个学子没射中靶子直接射到了我的身边,我一愣就从树杈上直直的落在了薛苏的怀里,薛苏的眼睛看着我,虽然重新投了胎但是他的外貌一点都没有变,他的眼睛还是十分的好看,但是彼时好像被我这个天外来物给砸晕了,过了一会他缓过神来,叫一旁的侍卫“来人,将刚才乱射的人拉出去”然后,然后我就被他当做一只宠物来养了。

  薛苏的品味很特别,他十分爱吃鱼。所以给我准备的吃食也是鱼,但,每天一条鱼。我吃的都快吐了。准备找个时间跟他坦白,我却是一只狐狸,不是猫咪。便听到他与另一个人的谈话,现在狐狸也爱吃鱼么?难道这只狐狸是猫咪?

  我生生的停住了脚步,想着自己是不是来杀人的。一步一个踉跄的回到了薛苏给我准备的猫窝,十分窝囊的躺了回去。

  那个时候,没有人教我什么叫情窦初开。我那个时候觉得他对我是特别的,跟别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开始慢慢的喜欢他。

  父君那时找到凡间的我跟我讲,你莫要看他对你是笑嘻嘻的,就觉得他无害了。说不定你改日被他算计了还要替他数钱,我那个时候想着,他要是将我卖给旁人那我就在跑回来不就成了么,还挺乐呵的。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晓得自己已经对薛苏情根深重的了。

  身为战神,薛苏的野心一直十分的强大。不管是从前身为战神的他还是现在身为太子的他,当他和臣子们商量之后要攻打极寒之地,我还傻愣愣的躲在猫窝里面跟着一条鱼大眼瞪小眼。完全忽略了忘了我当初是为了什么才到凡间来。

  后来,我想起来的时候,是在薛苏打了胜仗。他将妹妹李修容一袭红嫁衣迎回的朝廷之上,封她为后。

  我不太明白,明明带着前世记忆的薛苏怎么会答应娶李修容呢?他不是,让我破坏他们两个人吗?而且,在极寒之地的时候。我还按照之前的计划替薛苏当了一剑,那时我天真的想着李修容要是亲眼看到亲姐姐的死一定就不会喜欢上薛苏,那样还算我替薛苏渡了情劫。但怎想到传来的竟然是薛苏和李修容要成亲的消息。

  我步子踉跄的走到了他们的婚房,大红的颜色刺得眼睛生疼。彼时不知道是嫉妒还是怎样,我将那些红布子咬的只剩下布条。薛苏冷冷的看着我,“来人,将它带走”

  此刻,我大约才明白。

  他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宠物。

  再无其他。

  章六

  “你只回忆了坏的部分啊”古塔中黑衣的壮士语气有点悲凉,“难道,你就感受不到薛苏他,其实也是因为喜欢你?”

  “他对我最好的,不过就是在凡间的时候有一次我病了,不想吃鱼了。反抗了好久他才同意了”我淡淡的回答道。

  “是你替他挡了李修容那一剑么?”

  “是啊”

  黑衣的壮士忽然不说话了,他静静的望着窗外,身为战神他到底没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害怕过。遇上年末的时候,他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害怕。

  他从前说要年末下凡来帮他渡过情劫,是假的。他不过是找人做了一个局,哄一哄年末这个小丫头。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在极寒之地碰到了李修容,这个姑娘竟然早早的就勘破了他布下的这个局。

  他便有了斗志,他想看看这个姑娘到底能做到何种地步。从此的往后,他同李修容就像是在演戏,看谁陷得更深。

  直到,李修容的长剑刺到年末的胸口。年末在他的怀里渐渐没有了呼吸的时候,他觉得害怕了。

  第一次,那么怕一个人的离开。

  从那里之后,年末在他的心里好像变了一个位置。

  李修容也因为自己杀了自己的长姐而颓废,他想为什么不让她在颓废一点呢?伤了他的人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的长久,所以,他娶了李修容。

  他倒是十分想看李修容崩溃的场景。

  从前那时的好胜酿成了现在的苦果,没想到李修容竟然在死前开启秘术将年末关在了这座古塔,他开始真的以为李修容的那一剑杀了年末。但他去查生死薄的时候,上面并没有年末的名字。那时,他才知道自己让李修容给欺骗了。

  他找了年末上万年,终于,他找到他的年末了。

  站在他旁边的年末却突然昏了过去,薛苏扶着年末的身子让她躺下,却没有注意到窗外飘起了一场迟来的大雪。。。。

  终章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黑衣壮士了,而且我发现我竟然睡的地方不是在那座古塔之中了。

  榻前趴着的是面色十分憔悴的薛苏。我动了动薛苏的手,他没反应,然后又大着胆子动了动薛苏的头发。

  终于,他醒了。

  薛苏看着我,他说“这次我又救了你一命。以后,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允许你不准死”

  “......”

  “年末?”

  “嫁给我吧”

  薛苏看着年末怔怔的表情,才想起来在古塔之中年末昏倒了之后。窗户外面便飘了一场满天大雪,美的惊心动魄。然后,他还看见了许久未见的李修容。

  她像在雪地里面练剑,一招一式狠辣致命。

  但,不知道为什么。

  薛苏觉得这样的李修容是快乐的,至少比那个时候快乐。

[ 此帖被努力码字的负婆在2024-07-09 22:4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派派币 +1156 威望 +10
浅浅笑语

ZxID:72862860


等级: 派派版主
心怀感恩,世间美好!10.20周年。3.26上任周年。为避免502,关闭消息通知。
举报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19 0
       排版再好些,人称再顺些~看得就不累啦。
       反转还挺多,闺蜜有问题,老公有问题,新婚夜还有问题,女主也太倒霉了吧

楼主留言:

谢谢宝,等有空我再修下。(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努力码字的负婆

ZxID:12996111


举报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3-26 0
折腾了半天,还是没弄对,
做了一些修改。
[ 此帖被努力码字的负婆在2024-03-27 14:20重新编辑 ]
发帖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