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是如何一步步被明朝抛弃的_派派后花园

用户中心 游戏论坛 社区服务
发帖 回复
阅读:50 回复:1

[人文通史] 缅北,是如何一步步被明朝抛弃的

刷新数据 楼层直达
云梦逍遥

ZxID:699226


等级: 派派版主
3.16,7.25
举报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01-30 0
01

明代鼎盛时期的云南,要比现在的云南省面积大出去一倍有余。
设置了南甸、干崖和陇川三个宣抚司,以及勐养、车里、木邦、缅甸、老挝和八百大甸六个宣慰司,合称为“三宣六慰”。
     缅北,是如何一步步被明朝抛弃的?
之所以地盘会这么大,是因为明朝在云南充分实行了“一省两制”政策——在云南腹地设立府州县,由朝廷驻扎官兵,并派遣流官前来治理,各项制度和内地省份一样,这些地区统归云南巡抚管辖;而在云南外围地区则实行羁縻统治,由各个土司实行世袭统治,朝廷不驻军,不派官,只向各个土司每年征收一定的赋税和贡品,并在打仗时征调土司的部队参战。这些土司,名义上直属兵部管辖。

到了嘉靖年间,随着缅族建立的东吁王朝的崛起,“三宣六慰”开始遭到了不断蚕食和侵吞。
东吁王朝先是吞掉了缅甸宣慰司。
看大明没啥动静,胆儿就肥了,又吞掉了老挝宣慰司和八百大甸宣慰司。
大明还是没动静,东吁王朝高兴坏了,又趁木邦宣慰司遇到经济困难的机会,用经济援助把木邦拉了过来。
这么一来,“六慰”里就只剩下勐养和车里还忠于大明了。


02

万历四年(1576年)夏天,东吁王朝又开始进攻勐养土司。
勐养土司思个(人名)紧急向昆明求援。
但被云南巡抚王凝“理所当然”的拒绝了,理由:两个“蛮邦”开片,战火又没烧到我的辖区。
最后,思个靠自己打垮了东吁的进攻。
这一仗过后,不仅是勐养,云南边陲其他忠于明朝的土司人心浮动,都凉透了——这个大明还靠得住吗?
于是,万历五年(1577年)七月初三,一封奏疏递到了万历皇帝朱翊钧的案头。
作者是云南巡按陈文燧,主要就是提醒朝廷注意并重视最近云南边陲发生的战事,并提出十条应对的措施(《制御土夷十事》)。
此时的朱翊钧还没有亲政,朝廷大小事务理应都由首辅张居正决断。
又恰好当时张居正死了爹,满朝上下都在忙着“丁忧事件”。
陈文燧这份奏疏有如泥牛入海,不了了之了。
这无疑进一步助长东吁的野心……
03

两年之后的万历七年(1579年),东吁王朝再次大举入侵勐养。
思个终于抵挡不住,兵败身死。
勐养宣慰司也落入东吁之手。
更令人揪心的是,勐养丢掉之后,云南的西大门——南甸、干崖和陇川三个宣抚司已经是门户全开。一旦有一个被东吁攻下,昆明府将无险可守。
而连续的胜利,使得东吁王朝认定大明帝国不过一个泥足巨人,不足为惧。
于是,一场更大规模的入侵行动拉开了序幕……
万历十年(1582年)十一月,东吁国王莽应里调集缅军数万人,加上臣服于缅甸的各土司兵马,不下10万人,战象数百头,向三个宣抚司发起了攻击。
面对强悍的缅甸大军,兵少力弱的三个宣抚司根本无力抵抗,短短一个月就全部被占领。
至此,云南腹地完全暴露在东吁军队的铁蹄面前……


04

万历十一年(1583年)正月初一,正是大明千家万户欢度新年的大喜日子。
而云南永昌府(今云南保山)的施甸县却遭遇了一场巨大劫难。
这一天,莽应里指挥缅军渡过怒江,一举攻占了施甸县城,对施甸县城进行了野蛮的屠城。
然后,缅军把一名孕妇的肚子剖开,看里面的胎儿性别来决定下一个攻击目标——
如果是男婴,则向北攻击永昌府;如果是女婴,则向东攻击顺宁府(今云南凤庆)。
结果是女婴,顺宁府成了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
顺宁府和昆明之间就相隔一座楚雄府,事情到了这一步,无论是云南巡抚还是奉命世镇云南的黔国公沐家,都已经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很快,云南明军迅速加强了蒙化府(今云南巍山)、腾越州(今云南腾冲)、永昌府、景东府等地的防务。
同时,云南巡抚刘世曾还从云南各地武官中选拔能打的头头们,调派到前线担任领兵作战任务。

在这些被选拔出来的武官中,有两个人脱颖而出:
一个是迆东(今云南寻甸)守备刘綎,一个是武定参将邓子龙。
这俩都不是云南人,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有着极其丰富的山地作战经验,且作战勇猛,有股子血性,适合同野蛮彪悍的缅军刚正面。
两人联手的第一战——姚关大战,就打出了大胜。
斩首一千多人,缴获战象数头,取得大胜!
姚关大战之后,刘綎和邓子龙又乘胜追击,分头反攻。
除了老挝和八百大甸之外,三宣六慰都回到了明朝手中。


05

反击缅人获胜后,刘綎被朝廷越级提升为副总兵,奉命领兵驻扎在蛮莫,以节制新归顺的各土司。
刘綎打仗能力十分突出,但也有着比较突出的毛病——嚣张跋扈,喜欢放纵手下。
这个毛病最终给他自己,也给云南的边事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本来,蛮莫宣布归顺明朝后,明廷给蛮莫土司思顺封了个招抚使的官衔,以示笼络。
结果任命的诏书到了蛮莫,刘綎硬是扣着不发,非要思顺给足好处才把任命书给他。
等到思顺七拼八凑凑足了孝敬,刘綎又懒洋洋的,把任命书往他身旁一扔。
思顺对刘綎很不满,但更恶劣的事儿还在后面。
万历十三年(1585年)正月,刘綎的部将谢世禄喝多了,酒后,把思顺的小姨子给强推了。
思顺暴跳如雷,马上去找刘綎告状,结果老刘明目张胆的护犊子:兄弟们远离家人,过得苦哈哈,趁着大过年乐呵乐呵,也应该谅解谅解嘛。
思顺实在气不过,几天后的一个深夜,思顺带着老婆孩子和几个心腹,逃出蛮莫安抚司,投东吁去了。
思顺叛逃,一开始刘綎还想捂盖子,结果被云南巡抚刘世曾知道了,一道奏疏上去,刘綎被撸了官,手下人马交给了部将刘天俸统率。


06

听到消息,东吁国王莽应里欣喜若狂。
莽应里认为,上次进攻云南失利,主要就是各路土司反水造成的。
现在,思顺反水,各土司难免再次人心浮动,刘綎又撸了官儿,于是他心里就又有底了。
万历十四年(1586年)五月,莽应里又调集3万缅军,数十头战象,再次对勐养发起进攻。
不过,此时刘綎的老部队底子还在,各土司虽然对刘綎不满,但朝廷撸了刘綎的官儿,说明朝廷还是好的,所以大家总体上还还是向着明朝的。
因此,莽应里的这次进攻又以大败告终。
而且此时,被东吁征服的暹罗(即泰国)也在国王纳黎萱的率领下对东吁发起了反击。
莽应里两线作战,内部又有一堆的反对派,因此总算是暂时消停了两年。
但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莽应里始终梦想着要把三宣六慰搞到手的……


07

万历十六年(1588年)九月,莽应里又一次出兵攻打忠于明朝的孟密土司。
这次,明军内部出了大问题。
原来,两年前的勐养之战后,刘天俸在上报战功时,为了多捞点好处,就把实际被斩首缅军只有3400多,上报成了斩首15000级!

(借老乡人头领个军功是明军的常规操作,只要上司不深究,这事儿就过去了)

这多出来的10000多人头光靠割死尸脑袋肯定是不够的,于是就砍了不少当地土著的脑袋来充数。
这就惹了大祸,被勐养土司一纸状子告了上去,云南巡按经过调查,情况属实,马上上报朝廷。
万历十六年的朱翊钧还没有像后来那么懒政,知道后马上下令把刘天俸逮捕入狱。
之前刘綎被撸了,现在刘天俸又被逮了,那刘綎手下那些人马归谁统率呢?
兵部经过商议,决定由邓子龙来接手。

08

邓子龙自上次反击东吁获胜后也被晋升为了副总兵,率兵驻扎在永昌府。
他和刘綎一样,打仗有一手,但病也很明显。
邓子龙的毛病,在于心胸狭窄,格局太小。
邓子龙总觉得刘綎并没有打什么硬仗,完全是靠着捡漏才收复了三宣六慰,居然也得了个副总兵,德不配位!
至于刘綎手下的那些人马,邓子龙自然也没拿正眼瞧他们。
所以兵部把刘綎的人马交给他带,他依然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处处区别对待——粮饷先紧着自己人马,苦差先用紧着刘綎人马。
如此厚此薄彼,很快人心就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到了万历十六年(1588年)四月,邓子龙的部队终于因欠饷问题闹起了兵变。
叛军一路从永昌府向东攻掠,一直打到昆明城下,才被省城兵马一举围歼。
这次兵变后,朝廷追究邓子龙的责任,就把他也给撸了,逮捕入狱,所属部队就地解散。
这么一来,滇西明军的实力就大大受损了。
莽应里正是看中了这次机会,趁虚而入,一举攻占了孟密。


09

两年后的万历十八年(1590年)冬天,莽应里再次大举入侵勐养。
勐养土司抵挡不住,求援明朝又得不到回应,只得放弃勐养逃入陇川宣抚司。
接着东吁军队又步步进逼,进攻蛮莫。
蛮莫土司也抵挡不住,一个劲儿求救。
这时,朱翊钧才发现云南已经无将可用。
无奈之下,又把邓子龙从牢里放了出来。
邓子龙一出马,效果立竿见影,明军很快帮蛮莫稳住战线。
第二年,莽应里又来进攻蛮莫,结果又被打得屁滚尿流,久攻不下。
这时,他的后方又起火了。

1593年初,暹罗国王纳黎萱指挥暹罗军队大败入侵的东吁军队,阵斩缅军主帅。此后开始反攻东吁,夺取了缅甸南部大片土地。
莽应里左支右绌,拼命抵抗,才勉强保住了首都勃固。
连续的失败,让莽应里已经在国内威信扫地,无法号令全国了。
先是孟族人发生了叛乱,接着莽应里的堂弟也发动叛乱,联合暹罗一起围攻莽应里。
紧接着,位于孟加拉的阿拉干王朝也派兵入侵东吁。
缅甸打成了一锅粥。
最后到1599年,东吁首都勃固终于被攻破,莽应里被杀。
被东吁侵占的勐养又回归了明朝。
云南边境总算安宁了十年左右的时间。
但谁都没想到,已经成了咸鱼的东吁后来又翻了身……


10

莽应里死后,他弟弟良渊继位为东吁国王,把首都迁到了北边的阿瓦城(也就是原来的缅甸宣慰司所在地)。
一边跟明朝修好,稳住后方;一边收罗流民,发展生产;一边同阿拉干王朝讲和结盟,共同应对咄咄逼人的纳黎萱进攻。
经过一番苦心经营,总算保住了东吁北部地区的半壁江山,渐渐恢复了元气。
而明朝这边,自东吁第一次入侵云南开始,和缅甸连续开片了好些年,虽然取得胜利,但耗资巨大,尤其是处于前线的云南全省更是负担极重,民不聊生。

更让明廷头大的是,
万历十八年(1590年),宁夏发生哱拜叛乱,明朝不得不对宁夏用兵;
万历二十年(1592年),日本丰臣秀吉大举出兵入侵朝鲜,明朝为了挽救藩属国,又不得不出动大军入朝参战;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播州土司杨应龙再一次发动叛乱,明朝又不得不耗费巨资去平定播州之乱。
以上统称“万历三大征”。

11

几场大战下来,国库几乎被耗了个底朝天,没钱再往云南方向撒了。
在此情况下,明朝决定在云南采取战略收缩。
怎么收缩呢?
当然是发挥明朝修长城的特长了。
自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开始,在云南巡抚陈用宾主持下,明朝方面沿着南甸、干崖和陇川三个宣抚司的边界,依托山势天险建起了神护关、万初关、巨石关、铜壁关、铁壁关、虎踞关、汉龙关、天马关等八座关隘。

缅北,是如何一步步被明朝抛弃的?
红圈内的即为云南八关所在地

这八座关隘一建成,实际上就标志着明朝的西南国界已经划定,被划在八关之内的三个宣抚司被视为大明国土,而被划在关外的勐养、木邦、蛮莫等土司则成了“化外之地”,如果缅甸再来进攻,这些地区实际上都是可以放弃的。

12

到了万历三十年(1602年),缓过劲来的东吁再次大举进攻蛮莫,蛮莫土司思政向明朝求援,但明朝方面没有给予任何援助,反而将逃入八关境内的思政给砍了交给东吁军队,蛮莫至此终于被纳入了缅甸版图。
蛮莫扑街之后,东吁很快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出兵进攻勐养。
勐养土司思轰拼死抵抗缅军进攻,但明朝军队依然不肯出八关一步,最终思轰寡不敌众,兵败身死,勐养也终被纳入了缅甸版图。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东吁又派大军进攻木邦,明军依然是死守八关,一兵不发,最终木邦也被攻陷,成为缅甸的的一部分。
至此,延续了23年的明缅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今天的缅北嘎腰子集团就盘踞在这些曾经的明朝疆土上……

茗日暮影

ZxID:14039875


等级: 派派版主
影子~随缘回礼,0225周年,0410转正,0224素材~雪子~我来 ..
举报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01 0

发帖 回复